位置:51电子网 » 企业新闻

CL1221

发布时间:2018-4-16 14:37:00 访问次数:69 发布企业:深圳市哲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市哲瀚电子科技专业代理芯联系列产品:CL1221CL1226CL6807CL6807 CL1570KSD CL1570ESD CL1570EDD CL1570ESK CL1570EDK CL5184OP CL5183OP等更多型号,欢迎咨询0755-83224649陈小姐QQ3012323310

CL1221是一款性能优异的原边反馈控制器,集成了多种保护功能。CL1221工作在电感电流断续模式,适用于85Vac~265Vac输入电压、功率5W以内的隔离LED恒流电源。芯片最大限度地减少了系统元件数目并采用SOP8封装,这些使得CL1221能够减小系统所占空间。CL1221具有高精度电流采样电路,使得输出电流精度达到±3%以内。同时,CL1221具有LED开路/短路保护,过流保护,欠压保护等。


特点:

◆ ±3%LED输出电流精度。

◆ 原边反馈恒流控制。

◆无辅助检测/供电绕组。

◆ 超低工作电流:250μA(典型值)。

◆ 宽输入电压:85Vac~265Vac。

◆内部集成650V功率管。

◆LED短路/开路保护。

◆原边过流保护。

◆欠压保护(UVLO)。

在今天南京开幕的“2018中国半导体市场年会暨IC中国峰会”上,中芯国际(SMIC)董事长、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理事长周子学先生做了《发展半导体产业必须长期艰苦奋斗》的报告。

现整理报道如下,小标题为编者添加。

1523543131154464.png

半导体产业这几年国内的确很热,原因主要是国家对半导体产业非常支持,这是很值得我们去赞扬的。

回忆起2014年,当时《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推进发展纲要》刚刚出台,里面有许多政策需要落实,周子学先生在政府工作,一边调研,一边策划基金的方案和募资。感觉那时行业是比较冷的,信心非常不足,多个企业家断言这个行业没什么希望。当时周子学先生感觉是像在做地下工作,在发动群众。

五六年的时间过去了,现在形势很不一样,到处是热气腾腾。

在此需要强调的是:发展半导体产业必须长期艰苦奋斗。

QQ截图20180412222248.png

5G热点还未到来,准备期建议低调扎实

第一点,我们来看看行业所面临的市场局面。有一个将要发生的标志性事件,实际上是5G。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兴起对产业上游的集成电路行业也是一个巨大的驱动。这个时间是什么时候?要看各国政府什么时候发牌照。5G到来之前,周子学先生认为半导体行业所面临的市场没有那么热,至少不像有的人说的那么热。但为什么中国这么热?中国的热意味着其他国家不热,现在中国到处都在建生产线,大家去想一想,或者站得高一点去看,我们看到世界上其他地方建厂了吗?没有。总体上来看,市场没有很大的增长,但是假如我们现在不准备的话,两三年之后这个市场就不是中国企业的了。因此现在是我们半导体行业迎接5G所带来的电子信息产业蓬勃发展的最好准备期,这就是目前我们所处的市场局面。

对于这种“火热”的局面,周子学先生认为不同的做法会产生不同的效果。具体地,作为追赶者,采取什么样的态度?是先说再做,还是先做后说?各个企业有不同的做法。如果高调地去做,在提振了自己信心的同时,可能也提高了别人的戒心;另一种态度就是低调,实实在在地做,相信经过长期的艰苦奋斗,这个产业是会成功的。周子学先生支持后者。

QQ截图20180412222429.png

产业分化后,IC设计企业将面临挑战

第二点,是周子学先生对产业趋势的看法。周子学先生这三年一直在一线做,一直在问这样的问题:这个产业还能产生多少新的商业模式?老的商业模式下,还会有新的企业出现吗?除了现有的CPU、存储器,还有哪个产品将来会是IDM(集成设备制造商)的商业模式?业界的回答是没有。系统公司自己做芯片设计好像是一个趋势,例如苹果、华为、中兴、小米等,但是基本上没有做制造的。

另一个趋势是以前的IDM的企业拆分成了Fabless(无生产线设计公司)或是Fablite(轻制造公司),这种趋势好像还在延续,即IDM企业做不下去之后把制造给甩出来了。在这样的趋势下,将来更多做强做大的系统公司加入到IC设计的队伍中以后,这确实对纯粹做IC设计的企业来说是严峻的挑战。

贸易战使企业和消费者负担更重

第三点,现在政府很忙。政府本来就很忙,最近特别忙,是美国主动要和中国打贸易战引起的,就这样一个当前紧迫的事情,周子学先生也谈一些看法。

周子学先生个人认为打贸易战绝对没有赢家,所以反对打贸易战,坚决反对!应该以半导体行业协会的名义和美国相关的协会以及企业一起努力,来制止这种不正当的行为。贸易战常用的手段诸如美国最近使用的就是加关税,后果是政府收到一笔钱,可是加了关税以后价格就提高了,分摊到下游的产品,最后转嫁到消费者身上。因为集成电路对所有产业都会产生影响,这种转嫁必然引起全球经济的振动,因此没有赢家。当然也可以有别的手段,别的手段肯定会对共同竞争的市场造成了阻碍,都没有好的结果。所以我们坚决不赞同美国政府打贸易战的行为。

1QQ截图20180412223924.png

中国半导体业路漫漫

第四点,中国的半导体行业还有非常漫长的路要走,我们应该正确去看我们的困难和问题,只有把我们的困难和问题搞清楚了,我们才能真正一步一步走好。

至少有这么几个大的问题。

第一,我们的竞争力还是很弱的。周子学先生非常赞同居龙先生(注:SEMI全球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在前不久会议演讲上的观点,认为中国半导体行业的竞争力是很弱的,我们并没有很强的企业能与世界优秀企业竞争。中国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全球前20名的企业,因为竞争是靠市场主体——企业去竞争的,我们连前20名的企业都没有,怎能称得上强大呢?具体细分领域,CPU,我们基本上没有;逻辑电路量很少;存储器正在打造企业,产品还没出来;设备、材料的企业更弱小。因此从各个细分领域来说,我们的竞争力都不足,所以不能说有足够的竞争力。

第二是资源分散,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不够集中,尤其是主体不集中,资源是分散的。

第三是过度宣传,引起了部分国家对中国的警觉。还是需要扎扎实实做事,埋头苦干,过度宣传只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障碍。

我们怎么办?

第五点,我们怎么办?不忘初心,完成使命。没有什么捷径。我从前年形成了一个“三个‘5-10年’”的观点。

①按照产业链细分,我们可以用5-10年的时间,把中国集成电路设计业和封装业做成相对有技术含量的版块,只要我们长期艰苦奋斗,坚持下去是有可能实现的。

②用更长一点,10-15年的时间,把我们的制造业和部分的材料业推到相对高的水平上去,这个也是有可能的。关于IDM,现在开始做IDM的企业需要10-15年的时间,因为最先进的企业也是这么走过来的,你难道说能比别人走得更快吗?周子学先生不那么认为。

③至于关键的设备制造业,把时间放到20-30年,即便到了30年,中国也不见得能把世界上最先进的半导体设备做出来。但是我们总归要有一个目标,我们要去实现,我们在这个领域里边有一些突破也算是成功。这个行业本身是国际化的,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国家敢说这个产业从头到尾都是领先的。

如果经过二十年的奋斗,我们把中国的半导体行业推到一个有一定竞争优势的位置上,有一些企业在国际上站住脚,就算成功了。

这样一个路程,从头到尾我们都应该从技术、创新,从研发入手,实际上我们要以人为本,这样一个过程是非常漫长的。

为此,周子学先生再次呼吁政府要长期地支持。三年是不够的,要五年、八年、十年、十五年才行,没有这样的持续支持,忽冷忽热地,这个行业是起不来的。

行业协会的使命

第六点,行业协会要做三件事情,第一是配合行业和企业,做一些辅助的工作。第二是要争取国家长期的政策支持。第三是要研究一些前瞻性的重大问题,做好产业的规划,并及时修订调整。

“我们希望得到企业的支持,我们要向海外优秀的行业协会学习,把我们的工作做好,让我们的行业协会和我们的企业一同成长。我们会继续努力,协助产业主体更好地发展。”


相关新闻

相关型号